EPICS

Tools worth spreading!

本站宗旨

分享EPICS(Experimental Physics and Industrial Control System)

相册

玛雅雪山

主峰白尕达

泸沽湖

大落水村

罗平

油菜花与卡斯特地貌

首页

几年以前,买到了和我名字拼音一样的域名。

曾经在这个域名下做过两个网站,写一写日记,但都没有坚持下去。

最近对EPICS感兴趣,所以决定做一个学习EPICS的网站。

希望这次不要半途而废!

2019.03.07


整理EPICS资料已经两个多月了,发布的短文已超过100篇,但是百度的索引量才是9,不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。

相反,Google却收录得很好,用site:jianjun.hu 搜索,已经快100条记录了,可是国人不用Google,也用不了Google啊!

2019.05.21


经过三个多月的零敲碎打,包含22章、200节的EPICS 3.14.12.8开发指南终于翻译整理完成了。

由于对EPICS不熟悉,所以肯定有很多错误,但还是希望它是一个有点用的EPICS开发入门教程。

2019.06.11


由于高温假和琐事的影响,七月底至八月初大概有半个月没有更新网站,百度索引从6掉到了3。

之前对部分网页做了伪静态处理并提交了网站地图,对百度收录没什么效果。

但是昨天发现关键词epics在百度中排到了10名左右,有点意外。

2019.08.12


今天把虚拟主机升了级,并由美国迁移到香港,速度好像快了一点。

坚持写点东西,虽然都很肤浅,但总会有收获,也过得充实一些。

2019.09.05


十月开始就要忙了,不知道还能不能坚持写一点东西。

最近在百度上的索引量增加了不少,不知道是因为虚拟主机性能的提升,还是因为给文章加了必要的超链接。

2019.10.07


这段时间忙着给低温控制系统拉线、接线,每天步数1万以上。

EPICS不知道写什么了,就写几篇EMC方面的短文,也是自己在拉线、接线过程中的心得。

2019.11.06


今天时冬至,一年中白天最短、夜晚最长的一天。

最近两个月被开机、考核、2K控制系统搞得非常疲惫,没有心情写东西。

电流引线保护系统中的EMC问题依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,还得继续折腾。

2019.12.22


从2019年3月份开始建站起至今,共写了300多个短文,使自己对EPICS的了解更加全面,认识到了ADS低温控制系统的潜在研究价值,更重要的是锻炼了自己的毅力。

接下来打算学习PROFINET,PROFIBUS,pvAccess,Channel Access,不过都是过年后的事情了。

2020.01.18


真是一个不平静的春节,由于担心自己患上了新型冠状病毒(COVID-19)肺炎,几次差点跑到发热门诊去。现在虽然确信身体没什么问题,但是还有一点事情让人感到不安。

隔离期间很少出门,也就趁这段空闲时间翻译了Channel Access参考手册,总算做了点事。

由于没有看到虚拟主机供应商更改IP的通知,未及时修改DNS的A记录,导致百度把我的记录全删了,现在我的网站跟在互联网中消失一样了。

2020.02.14


1月27日,我把一篇系统辩识方面的论文发给了一个挂名作者,从此开启了一段机器学习的旅程。

到今天为止,基本明白了机器学习的基本概念和模型设计、训练、部署的基本步骤,并且成功运行了一个自己修改过的例子,虽然结果显然不对,但感觉已相当不易。

最近的十几篇博客都是机器学习的内容,偏离了EPICS,埋掉。

2020.03.03


本来想过两天再写几句话,可是今天有点忍不住了。

感觉今年从春节到现在,安心的时间不多。以前一直认为时间是最宝贵的,可是现在才发现稳定更重要,如果经常处于焦虑和不安,再多的时间也是没用的,并且时间越多,痛苦就越多。

佛不度人,唯人自度,从现在起,调节状态,继续机器学习和EPICS。

本来无望的事,大胆尝试,往往能够成功。—-莎士比亚。

2020.04.17


从今天起,就可以在家里进行Simulink仿真等计算密集型工作了。对于一些牵挂的计算,半夜起来也可以看一眼,周末也不用纠结是不是去单位了。

总感觉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,可是过了一道坎,还有一道坎,这一步始终走不完。

系统模型中的增益和时间常数确定不下来,仿真结果就让人感到不踏,所以还得继续请教行家里手。

物来顺应,未来不迎,当时不杂,既往不恋。—-曾国藩

2020.05.12


端午节放假三天,两天值班,并且这个班还不好值,压力大呀!

EPICS计划再也恢复不起来了,就好像在树林子里睡着了,一觉醒来,什么都忘了,也不知道去哪。

把Python再捡起来吧,试试有没有作用。

财富可以弥补许多不足之处。——塞万提斯

2020.06.23


卯足了劲想搞定系统的数学模型投个稿,微分方程、线性化、传递函数似乎都搞定了,结果发现自己的想法存在原理性的问题,只能按下暂停键,从长计议。

仿真或许是一条相对的捷径,仿真的关键也是建模,但是这种建模不必深陷物理和数学的泥潭。

2020.07.20


从西宁开始向南走,一两天换一个地方,辗转来到成都,是这个假期主要的活动轨迹。一路上最担心的是天气和疫情,运气还不错,天气总体说得过去,所到的地方也没有疫情。

本来还想趁假期做点事情,但是由于眼前的困难和未来的迷茫,就放弃了。

2020.08.19


从8月20到今天,还没有折腾清楚真空控制。

对于EPICS,没有了方向和动力,所以网站很久没有更新了,虽然最近几天百度索引突然从200多飙升到500多,也没有感觉到多少惊喜。

2020.09.21


国庆长假,回到生活了十年的第二故乡,见到了分别几十年的启蒙老师和小学同学,倍感亲切。

希望下周能把真空控制搞完,太烦了。

2020.10.16